嘟嘟情人色網

關於部落格
嘟嘟情人色網
  • 4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“烏青體”自娛與喝彩

  袁躍興   “天上的白雲真白啊/真的,很白很白/非常白/非常非常十分白/極其白/賊白/簡直白死了/啊……”這首《對白雲的贊美》,是“廢話體”詩人烏青的一首“烏青體”的典型之作。關於這首詩以及烏青的“烏青體”,兩年前就曾引起網友、讀者和詩歌界的爭議。   而近日,詩人烏青及他的“烏青體”,再次引發爭議和關註。這首被網友們稱之為“廢話連篇”的詩歌,引得網友競相模仿,以至有評論說,烏青詩不是真正的詩,只是以詩為名義炮製的一個網絡笑點,是無關文化的娛樂符號。近一些日子里,這個爭議被眾多微博大V紛紛轉發,不僅衝上微博話題榜,熱度更是讓粉絲一下超過四千萬。   這一次的“烏青體”走紅,讓很多人沒有想到的是帶起了銷售熱潮。據有關出版社透露,《烏青詩集:天上的白雲真白啊》這本被網友吐槽的詩集已經因為缺貨而緊急加印。這本詩集策划出版公司讀客圖書編輯介紹,這本書非常有必要出版,“我們出版這本書,完全是認為它具有很大的出版價值,是詩歌史上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。討論喜不喜歡烏青詩歌是個有趣的問題,大家都來發表意見,短短幾天,有那麼多人討論詩歌,是一件美好的事情”。   與前次那場針對“烏青體”的口水仗相比,此次的爭議,似乎有更多的人站在烏青一邊。詩人韓東、楊黎、趙麗華、周亞平等,支持烏青的這種詩歌寫作。青年作家、《新周刊》副主編蔣方舟在知乎網發表長文說,“我挺喜歡烏青的詩的”,“我猜測,讓烏青寫海子式的、汪國真席慕蓉之類我在佛前面求了幾百年之類的詩,他也能寫,只不過對於語言,他有其他的野心。他要超越語言”,這樣的詩讓人看不懂,“看不懂就看不懂,因為它被寫出來,也不是為了被看懂的”。韓東認為,烏青是個天才,“他有持續的專註力。有人認為寫法太容易,那你就寫吧,解放詩歌生產力是其中應有之義”。   談起詩歌藝術,我們每一個人都會倍感驕傲和自豪。在詩歌藝術創造方面,我們這個民族表現出了極高的情感、思想的稟賦和才能,具有極高的文化創造力。所以,對於詩歌文化的關註,往往是國人詩歌熱情或天性的流露,而這次對“烏青體”“廢話體”詩歌的爭議,其實也是這種文化心理的反映。   “烏青體”與傳統的詩歌理念、技巧和審美都有很大不同,其價值僅僅體現為一種詩歌藝術的實驗性質、探索性質,是烏青的詩歌寫作的一種自我追求,沒有必要把這樣的“廢話體”詩歌上升到所謂“看不懂就看不懂,因為它被寫出來,也不是為了被看懂的”這樣的玄妙高深的境界,也更沒必要故作驚人之語把詩人捧為什麼詩歌“天才”。筆者以為,對於烏青的“烏青體”詩,抱著蘿蔔青菜各有所愛、平靜淡然的審美心態最好。   雨果說過:“‘復興’‘衰落’這些字眼常被人運用,甚至被文人學士們運用,恰恰證明瞭藝術的本質已被誤解到了什麼程度。”這是告訴我們,人類的詩歌藝術中有些東西是永恆不變的,那就是人類對於詩歌美學、詩歌信仰和詩歌本質的理解,透過它,可以使我們識別一切“海市蜃樓”般的詩歌假象。   如今,詩歌藝術日益邊緣化。在商業文化放縱狂歡而詩壇冷清、蕭條的狀況下,文化媒體、讀者網友,因為“烏青體”、因為“廢話體”詩,忽然一下子談起詩藝,關心起詩歌的生存和命運,這不是因為當下我們這個時代出現了偉大的詩歌作品,而只是因為一個詩人試驗性質的詩作,是由娛樂化方式引發的,這多少有一些文化反諷的意味。伴隨喝彩的自娛當然比純粹的自娛好多了,這似是現代詩人的終極目的。   (原標題:“烏青體”自娛與喝彩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